您的位置:健康头条网要闻正文

益普生携手杏树林共同打造前列腺癌患者创新管理模式

2022-06-27 14:58:51

2022年6月,上海,益普生集团(Euronext:IPN;ADR:IPSEY),全球特药领域生物制药公司,近日宣布与杏树林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简称 “杏树林”)共同启动了“你我同行——益普生前列腺癌患者关爱项目”,打造国内前列腺癌患者创新管理模式。

前列腺癌是目前全球男性发病率第二高的恶性肿瘤,居男性癌症死因的第五位。 近年来,中国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呈上升趋势。2015年全国肿瘤登记地区资料显示,前列腺癌位列我国男性恶性肿瘤发病率第6位,居男性恶性肿瘤死亡率第10位,在全国肿瘤登记地区中,前列腺癌位于目前中国男性泌尿生殖系统恶性肿瘤发病第一位[1]。前列腺癌患病的风险随着年龄逐渐增大,通常发生在男性50岁之后。由于该病的病程发展缓慢,且早期症状不明显,患者难以觉察,所以,在我国高达54%的患者在诊断时已经发生远处转移[2],一旦前列腺癌开始快速生长或者扩散到前列腺外,病情就会较难治愈。

目前,雄激素剥夺疗法(ADT)是临床上针对局部进展期和转移性前列腺癌的基石治疗方案。对于接受ADT治疗的患者,除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水平外,睾酮亦是监测前列腺癌疾病管理的重要指标。降低睾酮水平可抑制前列腺癌的生长,因此监测血清睾酮可客观、动态地反应睾酮水平的变化情况,对ADT治疗疗效具有重要指导价值 [3],其检测可贯穿前列腺癌治疗和随访的全过程。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提示, ADT治疗期间将睾酮(T)水平降低到<20ng/dl可以改善患者的生存和延迟疾病进展[4]。因此 ,《前列腺癌睾酮管理中国专家共识》中提出深度降酮即将睾酮水平抑制到<20ng/dl的更低水平,可以作为临床更佳治疗预后及调整治疗的参考指标[5]。

ADT疗法常用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激动剂(GnRH-a)。目前,中国市场上存在的GnRH-a去势药物主要有1个月和3个月的注射剂型,必须经医院的医生进行处方。一些研究表明,我国泌尿外科医生希望在应用GnRH-a治疗前列腺癌过程中降低注射频率,在现有治疗的基础上降低患者经济负担和药物不良反应,以改善患者治疗过程中的依从性和有效性[6]。

长效剂型可以降低注射和潜在的注射部位反应频率,减少去医院的次数及相应的新冠病毒暴露和各种交通与经济负担等。然而,病人在使用长效剂型过程中,可能需要并希望跟医生有更多的交流,包括从专业渠道获取相关的疾病发展和自我管理知识,同时病人对治疗方案的依从性也有待改善。

益普生一直秉承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在全球数字化浪潮下不断尝试创新的病人管理模式,致力于对病人从诊断到治疗整个全病程的陪伴和关心,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特别是近年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很多病人出行看病遇到更多困难,因此数字化平台的价值愈加显现。

针对当前的这些医患面临的问题以及需求,益普生近日联手国内领先数字医疗公司杏树林,在中国落地“你我同行——益普生前列腺癌患者关爱项目”,共同探索国内前列腺癌患者的创新管理模式。该项目利用数字化技术为使用GnRH-a去势药物长效剂型的前列腺癌患者及家人提供一个方便实用的关爱平台,为患者沟通、心理、疾病知识和康复等多方面问题提供支持,让患者在治病途中感受到更多的陪伴和关怀,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益普生全球数字化医疗总监李柳潼女士就项目的设计做了分享:“要做好患者关爱,我们首先必须尽可能充分地了解患者与家属以及他们医生的需求,并针对进行设计。此外,我们需要考虑到当地的文化习俗和他们的生活及工作方式。尤其是对于一个数字化项目,如何让平台的使用能无缝地融入到患者的日常生活和医生的工作流程中,是项目成功服务患者的前提。我们很高兴能跟杏树林一起开展这次以患者为中心的合作项目,也希望通过该项目更好地跟患者一路同行。”

“杏树林很高兴能够和全球创新药领域的领先企业益普生一道,通过创新的数字化服务,提升前列腺癌患者的治疗体验,提高患者满意度和依从性,一起实现‘让行医更轻松,让好药治好病’的愿景。”杏树林创始人兼CEO张遇升博士表示。

益普生特药中国区总经理Guillaume DELMOTTE说“在益普生,我们的目标就是为中国患者带来创新的方案。‘你我同行——益普生前列腺癌患者关爱项目’ 为医生提供了一个数字化,便捷高效的患者管理平台,帮助他们精准触达并有效管理正在使用GnRH-a 去势药物3月剂型的前列腺癌患者。”他同时还强调“这个数字化平台在医生和患者间搭建了一个闭环的安全的双向沟通平台,在后续就诊的间隙,向前列腺癌患者提供专业的疾病教育,并可以密切随访患者的情况,特别是在遇到一些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比如疫情期间。益普生会持续贯彻以‘患者为中心’,并不断为健康体系的创新优化做努力。”

关于益普生

益普生集团成立于1929年,从家族企业到上市集团,我们已走过90余年的历史。 作为全球性生物制药公司,益普生专注于肿瘤、罕见病和神经科学领域的变革性药物。集团拥有超过20种产品,销售网络遍布于全球110余个国家,并在其中30个国家直接设立了商业公司。 目前益普生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约5700名员工,4个研发中心和8个生产工厂。 我们致力于延长患者的生命并改善患者的生活。2021年,益普生总销售额超过29亿欧元。益普生的研发中心专注于打造创新和差异化技术平台,位于领先的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中心(法国巴黎萨克雷,英国牛津,美国剑桥和中国上海)。益普生在巴黎(泛欧交易所:IPN)上市并通过赞助的I级美国存托凭证项目(ADR:IPSEY)在美国上市交易。有关益普生的更多信息,请访问www.ipsen.com。

关于益普生中国

益普生集团于1992年进入中国,2019年在上海设立创新中心,是全球四个研发中心之一。益普生特药于2021年在上海成立中国区总部,专注于肿瘤、罕见病和神经科学领域,携手创新中心持续推出创新治疗方案以满足中国患者亟待解决的治疗需求。

关于杏树林

杏树林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是国内知名的数字医疗科技企业,与中国市场上百家领先医药工业、生物技术企业以及医疗器械企业达成长期业务合作,外资药企十强与国内药企十强超过半数是杏树林的客户。经过多年沉淀,杏树林完成了三次升级,由“医生服务平台”,发展为“药企数字化营销平台”,再到“打通医-药-患的医药行业数字化运营商”,杏树林围绕创新药、医生和患者形成服务平台,让行医更轻松,好药治好病,就医不再难,平台累计注册执业医生用户近200万,惠及超过百万的专病患者。

益普生 - 有关前瞻性声明的警示说明

本文所含前瞻性声明、目的和目标基于集团的管理战略、当前观点和假设。此类声明涉及已知和未知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业绩或事件与本文所预期的大不相同。上述所有风险均可能影响集团在未来实现其财务目标的能力,财务目标是基于现今可用信息在合理的宏观经济条件下设定的。“相信”、“期望”和“期待”等词语和类似表述的使用是为了明确前瞻性声明,包括集团对未来事件的期望,此类事件包括监管文件和决定。此外,本文所述目标的制定未考虑外部增长假设和潜在未来收购,而这两者可能会使指标发生变化。目的的依据是集团认为合理的数据和假设。目标取决于将来可能发生的条件或事实,而不仅取决于历史数据。考虑到某些风险和不确定性的发生,实际结果可能与这些指标有很大出入,明显表现为在早期研发阶段或临床试验中有前景的产品可能最终永远不会投放市场或达到其商业目标,尤其是由于注册或竞争原因。集团必须面对或可能面对来自仿制药的竞争,这可能会转化为市场份额的损失。此外,研发过程涉及多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涉及重大风险,即集团可能无法实现其目的并被迫放弃就自身已投入大量资金的产品所做的努力。因此,集团不能确定在临床前试验中获得的有利结果是否会在随后的临床试验中得到确认,也不能确定临床试验的结果是否足以证明相关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不能保证产品将获得必要的注册批准或该产品将被证明在商业上是成功的。如果基本假设证明不准确或确实出现风险或不确定性,则实际结果可能与前瞻性声明中的结果有很大不同。其他风险和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一般行业条件和竞争;一般经济因素,包括利率和货币汇率波动;制药行业法规和医疗保健立法的影响;全球医疗成本抑制趋势;竞争对手获得技术进步、新产品和专利;新产品研发中固有的挑战,包括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集团准确预测未来市场状况的能力;生产困难或延误;国际经济的金融不稳定和主权风险;对集团专利的有效性和创新产品的其他保护的依赖;以及可能面临的诉讼,包括专利诉讼和/或监管诉讼。此外,集团依赖第三方来研发和销售某些产品,这些产品可能会产生大额特许权使用费用;这些合作伙伴的行为可能会对集团的活动和财务结果造成损害。集团不能确定其合作伙伴将履行各自的义务。集团可能无法从这些协议中获得任何利益。集团任何合作伙伴违约均会产生低于预期的收益。此类情况可能会对集团的业务、财务状况或业绩产生负面影响。集团明确声明,除非适用法律有所要求,否则其不承担更新或修订本新闻稿中所包含的任何前瞻性声明、目标或假设的任何义务,以反映此类声明所依据的事件、条件、假设或情况的任何变化,也不会就此作出任何承诺。集团的业务受制于其在法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备案的注册文件中概述的风险因素。该文件中所列风险和不确定性并非详尽无遗,建议读者参阅集团网站(www.ipsen.com)上集团的2018年注册文件。

媒体联系人

瞿敏

公共事务与企业传播部负责人

益普生特药中国

E-mail:mindy.qu@ipsen.com

Brandy Zheng

杏树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E-mail:zhengjianfan@xingshulin.com

参考文献

[1] LI Xing, ZENG Xiaoyong. Advances in Epidemiology of Prostate Cancer in China. Cancer Research on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2021, 48(1): 98-102.

[2] 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专业委员会. 2018版转移性前列腺癌诊治中国专家共识 [J] . 中华外科杂志,2018,56 (9): 646-652. DOI: 10.3760/cma.j.issn.0529-5815.2018.09.002

[3] Schulman CC, Irani J, Morote J, Schalken JA, Montorsi F, Chlosta PL, Heidenreich A. Testosterone measurement in patients with prostate cancer. Eur Urol. 2010 Jul;58(1):65-74. doi: 10.1016/j.eururo.2010.04.001. PMID: 20434831.

[4]. Crawford ED, Heidenreich A, Lawrentschuk N, et al. Androgen-targeted therapy in men with prostate cancer: evolving practice and future considerations. Prostate Cancer Prostatic Dis. 2019 Mar;22(1):24-38.

[5] 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 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专业委员会, 中国医师协会泌尿外科医师分会. 前列腺癌睾酮管理中国专家共识(2021版) [J] . 中华泌尿外科杂志, 2021, 42(4) : 241-245. DOI: 10.3760/cma.j.cn112330-20210327-00158.

[6] 顾伟杰, 叶定伟. 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激动剂治疗前列腺癌的现状调查[J] .中华泌尿外科杂志, 2021, 42(10) : 747-751. DOI: 10.3760/cma.j.cn112330-20210408-00177.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