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健康头条网要闻正文

晚期青光眼只有摘眼球吗?先问张德秀教授答不答应!

2020-07-28 15:42:01

坚持学习 生命旅途的主旋律

学习对于张德秀教授来说是常态,学习是他生命中的一条主线,她用学习来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用学习来促进工作的业务水平。她说:“医学博大精深,内涵极为丰富。每一名医学工作者要想有所成就,就必须勤学古训,博采众方。”

其从事眼科专业近40余年,对疑难眼病的诊治有丰富的经验,尤其在眼科青光眼专业有极深的造诣,娴熟眼科各种显微手术。发表论文100余篇,其中SCI收录6篇。主编、主译及参编专著5部。主持承担、参与国家级、省部级及校、院级科研基金项目10项。曾获《西部眼科贡献奖》、《中华眼科学会奖》。

促进学科发展 勇担社会责任

张德秀教授在交大一附院眼科退休后,一直在西安爱尔古城眼科医院担任医院的医疗、教学、科研的管理工作,同时,还兼任陕西医学会眼科学会顾问、陕西省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顾问、全国高教系统科技成果科研基金评审专家、中华医学会眼科学会眼眶肿瘤病全国协作组成员等社会学术团体的工作。

BVL_[8R9ERA2L_6GT7)U$31

张教授多年来在眼科这个领域中默默无闻的发挥着自己的作用,而且她还经常把这些学习资源进行整合和优化,尽一切可能与科室同事分享。她开玩笑说,“愿意做一名学习的‘二传手’,给那些鲜有机会出去进修和学习的年轻医生提供学习的便利。

待患者如亲人,救“急”如救火

曾受张教授诊治的一位女患者是名基督教徒,平日里经常阅读圣经,而圣经是一本字体排版密密麻麻的厚卷书籍,有些小字体甚至要拿放大镜才能看清。六年前,她发现自己的左眼视力下降特别严重,起初以为是多年来的阅读习惯导致用眼过度,并未放在心上。久而久之,被忽视的左眼经常让李婆婆感到头痛,恶心,视野也逐渐变窄,左邻右舍给了不少偏方,吃了不少药,可就是不见好转。

2014年5月李婆婆在子女的陪同下来到我院眼科问诊。经检查李婆婆被确诊为“左眼青光眼晚期”,眼压高达60多mmHG,已经引起了视神经萎缩。张德秀教授在位患者治疗时高度重视,尽己所能的避免李婆婆知道而造成紧张不利于病情治疗,在交流的过程中多次设法避开了李婆婆,单独与家属交代了病情,在循序渐进的过程中一步一步的渗透,同时张德秀教授带领青光眼科室团队,经过多方面综合评估及与患者家属的充分沟通后,立即为李婆婆实施左眼青白联合术。

张德秀教授说,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李婆婆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病情而有太多紧张情绪,都在积极配合治疗,患者的心态在治疗中起到积极的作用是很重要的。

“我对爱尔古城的张教授感激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表达的,幸亏了她的仔细检查及时手术才让我得到了治疗,没有再继续延误病情,保住了左眼视力,并且在整个治疗的过程中让我没有太多的焦虑,因为我信任她。她时时刻刻把患者当自己的亲属、亲人,试问有多少医院的专家能做到这样,真的太谢谢她了。”李婆婆在采访时,激动的声泪俱下。

处于医疗的严谨和本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李婆婆一直随张德秀教授复查、观察,随时处理李婆婆的眼睛状况,就在去年,李婆婆的右眼出现了视野模糊情况,这次她没有大意,及时寻求张德秀教授进行了青光眼早期手术治疗。据了解,现在李婆婆的左眼视力为0.5,右眼视力1.2。不仅保住了原本即将失明的左眼,还让右眼恢复到了最佳。

张德秀:温和而有力量,谦卑又有内涵

面对采访,张德秀教授温和又谦卑的讲到,“青光眼是全球排名第一位的不可逆致盲性眼病,患了白内障还有复明的可能性,但是患了青光眼就面临失明危险,‘不可逆’是青光眼的关键词。当然,如果早期发现、早期干预,可以阻止青光眼走向治疗迷途。

我们锁定青光眼高危人群,并呼吁人们关注自己的眼睛,及时对眼睛进行检查,这是目前一个既经济又有效的策略。青光眼多发生于40岁以上,大多数患者家族有过青光眼病史。眼压体检发现是偏高的,或者色觉减弱等等,这些都是青光眼的早期症状。我建议如果发现这些症状,应尽早主动去医院检查,通过一定筛查就可以查出青光眼。有人认为,眼压不高就没有患青光眼的可能,但是青光眼也有正常眼压和低眼压的现象。所以,青光眼筛查,重在早期干预。”

张德秀教授平时里总是鼓励着身边的每位医护人员,“对待患者,要有一副热心肠,能够体会到患者的困难,一定要与病人有感情地交流,建立互信关系,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

我们不仅要为患者解除身体上的痛苦,还要与他们建立有效的沟通桥梁,治疗过程中要循序渐进的进行心理疏导,稳定患者情绪。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都能传达出对患者的同情、理解和关怀,不让患者感到冷漠、敷衍、厌烦、紧张和失望,一切以患者为中心。”

张德秀

爱尔眼科陕西省区副总院长

西安爱尔古城眼科医院业务院长

首席青光眼专家、主任医师、教授

现任陕西医学会眼科学会顾问

陕西省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顾问

全国高教系统科技成果科研基金评审专家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会眼眶肿瘤病全国协作组成员

原中华医学会眼科学会全国委员

原陕西医学会眼科学会副主任委员

原陕西省防盲指导小组副组长

原西安医学会眼科学会副主任委员

国际眼科杂志常务编委

曾任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眼科学系主任及一附院眼科主任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